咨询热线:011-20246775

伯俊软件孙一晖:疫情将冲击鞋服行业全年,数字化应提上战略议程

“新冠”疫情下,全国人民转入了居家隔绝的状态,线下零售在短时间内门可罗雀,遭到相当大影响。在这其中,无法跨过线下试穿和体验环节的鞋服时尚品类,是受到冲击仅次于的品类之一,不少鞋服品牌在第一季度遭遇着收益断崖式下降的危机。如何准确辨别疫情影响并大力应付,对未来行业的完全恢复和发展至关重要。  伯俊软件是一家重点服务鞋服时尚领域的零售数字化服务商,从1999年公布首款POS产品算数起,已在此领域深耕二十余年。如今,伯俊软件为大中型鞋服时尚品牌商获取ERP、仅有渠道、智慧门店等解决方案,客户多达3000家。  伯俊软件创始人兼任总裁孙一晖指出,此次“新冠”疫情带来以鞋服时尚领域的压制有可能不局限于最近几个月的门店收益下降,整个2020年都有可能显得挑战重重。品牌商全年的业绩很有可能由于第一季度在生产和销售方面的沉没而受到连锁反应。  原因在于,鞋服时尚企业的生产周期广泛为半年到一年,鞋服商品大多必须反季生产。然而在疫情下,鞋服企业的员工,不论是产品研发设计、生产生产,还是供应链物流,都无法如期停工。所以,不仅第一季度的春季产品销售不会沉没,而且本不应在春季展开集中于设计和生产的下一季秋冬装也不会衰退。  同时从C末端市场需求来看,孙一晖指出,消费者对鞋服时尚类商品的市场需求会在疫情完结后再次发生“背叛式”的声浪,因为鞋服时尚品类具备十分强劲的季节性。春季没产生消费,会必要造成夏季商品消费剧增。因此,整个鞋服时尚领域不会较慢地向完整状态完全恢复,将经历较长的完全恢复周期。不过,一些特定的零售品类可能会产生剧增的市场需求,例如个人防水、消毒等用品。这些品类的商品原本归属于冷门小众消费品,但经过疫情,可能会沦为消费者“黑市”的常备商品。  疫情带来鞋服时尚品牌的挑战,不仅在生产销售上,还在企业的数字化进程上。全民的“宅”截断了品牌商与消费者在线下必要认识的机会,也截断了他们对门店展开现场管理的能力。这点睡了不少之前对消费者、商品、门店运营等方面数字化意识过于的品牌商。  然而在疫情下,一方面,断崖式的收益削减,让鞋服时尚品牌对减少数字化投放显得更为心有余而力不足;另一方面,由于目前部分品牌商还不合适用于显SaaS化在线交付给的数字化产品,必须服务商展开现场部署和实行。这意味著在疫情下,数字化产品的部署实行也被迫衰退。  不过,虽然疫情带来整个鞋服时尚领域极大的危机,但也是“危”与“机”共存。近年来随着整个零售行业的火热,鞋服时尚领域的新品牌层出不穷。孙一晖回应,业内品牌水平参差不齐,而且同质化愈发相当严重。此次疫情的考试成绩,也给鞋服时尚领域带给了市场统合的机会,弱者将被出局,维持竞争力的企业才不会适者生存。  疫情过后,随着更加多品牌商数字化意识的强化,零售数字化产品和服务的市场需求也不会上升。能否在短时间内应和零售企业的数字化市场需求就是留下零售数字化服务商的将来命题。伯俊软件在疫情期间,仍在持续地接管客户大大产生的新市场需求。未来,伯俊软件也不会仍然大力地为零售企业研发更加多数字化、在线化产品,更进一步增进零售行业的数字化转型。  近期,爱人分析对伯俊软件创始人兼任总裁孙一晖展开了采访,针对疫情对零售行业的影响,伯俊软件的应付策略等方面展开了了解交流。现将部分内容共享如下。  疫情冲击零售行业,完全恢复周期有可能较长  爱人分析:这次疫情对零售行业的鞋服、慢歧义等各个品类整体上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孙一晖:总体上影响是负面的,正面的因素不是很多。因为零售发展到现在,线上零售总体的占比也就20%。虽然前几年快速增长得迅速,但只不过瓶颈或天花板早已较为显著了。在这次疫情的影响下,线上平台的零售快速增长并不是尤其显著,但是线下基本上必要降成零,也就是80%的业绩相等必要没有了。所以,我们的大部分客户都是通过私域流量,通过小程序、微信、会员服务在市府。影响某种程度是当前我们所看见的直接影响,后面还不会持续一段时间。  在供应链、库存环节,基本上从鞋服品类来看,春季必要沉没了。当然春季就让,因为服装一年的重头是在冬季。疫情愈演愈烈的时候冬季的销售基本完结了,这是较为幸运地的一点。  但是春季沉没不会影响到秋季,因为今年春季的商品不会获得秋季去买,秋季的商品不大会展开大规模生产。夏季的生产也不会产生影响,所以影响不会持续。如果说短期内3月份疫情需要过去的话,影响到冬季才不会较为好地避免掉,影响的周期不会较为宽。  爱人分析:为什么零售品牌的供应链完全恢复周期较长?  孙一晖:因为春季和夏季是重点生产的周期,但现在工厂无法停工,这是一个较为大的问题。虽然每个企业情况不几乎一样,但长时间情况下现在和夏天都应当是生产今年冬装的产品。但现在因为生产生产型企业无法停工,所以一整条产业链都会受到影响。生产生产也好,供应链也好,物流也好,都会不受影响,层层传送。  爱人分析:服装行业的生产周期是怎样的?  孙一晖:广泛情况是提早半年生产,也就是反季生产。

伯俊软件孙一晖:疫情将冲击鞋服行业全年,数字化应提上战略议程

大约有一半以上是提早半年,还有大约20%~30%是提早一年生产。夏天生产冬装,冬天生产夏装。当然也有一些品牌不会快反,比如冬装慢上市的时候,预先生产好的冬装有一半,另外一半看销售的情况展开生产。但这对于供应链等各方面的拒绝不会较为低。  爱人分析:服装行业之外,伯俊软件也有其他行业的客户。疫情对其他细分行业的影响有哪些差异?  孙一晖:不会有一些差异,服装行业的影响不会更大一些。因为服装是更为必须体验的,它的商品不是标准品,必须试穿。这就是为什么线上销量总体上很难超过一半以上,总体上来看也就20%左右。  所以鞋服这种强劲体验的商品的线上销售必须有更加多创意。比如现在通过一张图片的共享,顾客下单以后,是不是需要让顾客在家里面再行展开试穿?如果试穿不失望,可以必要让租车拿回去?逆向物流比重就不会更高。逆向物流回来以后也是必须展开比较复杂的处置,消毒也好,整理也好,各方面都会简单很多。  爱人分析:疫情否不会促成零售行业竞争格局产生变化?否不会有收购统合经常出现?  孙一晖:我实在行业统合有十分大的可能会再次发生。在差不多前10年左右的时间里,还包括零售、IT、互联网有关的行业,都是较为热,或者说得很差听得一些就是较为颓废,全民创业创意的风头较为牙。所以在整个市场里面,我个人感觉品牌有点过多了。  通过这次疫情的影响,有很多创业型企业只不过现金流足以承托多达三个月,目前的情况也不太可能获得钱。另外甚至有一些大企业也必须抱团,从成本、研发设计等各方面角度都可以拆分一起,有更佳的效率提高。  我们也看见十分多品牌都有独立国家的研发、独立国家的设计、独立国家的产品。但从产品的角度来看,同质化程度十分低,把商标遮盖的话,分不出来这究竟是哪个品牌的。甚至好多品牌的生产厂商都是同一个。目前的疫情,也是对整个品牌零售行业统合的机会。我坚信经过这一轮以后需要存活下来的品牌,以后的生命力不会更加强劲。  产品销售及实行阻碍,但市场需求依旧充沛  爱人分析:伯俊软件的客户在疫情下产生了市场需求变化,伯俊软件在业务策略方面有怎样的调整?  孙一晖:从目前的角度来看,我们把很多之前做到传统ERP、做到POS的同事转换成了做到线上的工作,因为从目前疫情的情况来看,线下的市场需求不会减缓,像我们以前上一个客户要上线,如果他有1000家门店,必须到1000家门店去做到培训,做到POS的加装讲座,必须有很在场工作。  我们传统ERP这一块不受的影响只不过十分大。到目前为止,我们也投了几个单。在当前的阶段,线上的市场需求尤其甚广。比如小程序、微信微商有关的移动化应用于市场需求尤其甚广。我们现在后末端研发测试、产品的同事虽然在家办公,但是早已很整天了。  对我们影响仅次于的还是在前端的销售。目前客户有市场需求,我们是再行老大客户去已完成这个市场需求,因为现在要签合同还较为困难,客户要盖章,租车周期过于宽。马上很快地去号召,所以我们工作早已积极开展一起了,但是从收益的角度受到影响不会十分大。另外我们的销售基本上很难积极开展工作,因为客户都没有停工。  爱人分析:在疫情下伯俊软件团队的协同办公以及服务客户的流程是怎样的?  孙一晖:我们之前就较为深度地用于阿里钉钉,现在的使用率更高。因为我们本身就是做到IT的,工作也都是以代码居多的,所以这一块影响不是尤其大,效率上不会有一定的影响。过程较为困难的无非就是签合同必须盖章。  在工作模式和流程方面,我实在对于零售企业而言,未来也不会有更大的投放。以前都是按照约定俗成的方式仍然承继下来,我们之前也实在有好多流程没有适当搞得很简单,比如一定要去现场巡店、亲眼看见门店的各个情况。但因为零售行业这几十年下来约定俗成都这么做到的,所以很难去转变。但这次疫情可能会协助大家对于流程的优化、数字化程度不会提升很多。我坚信零售企业的在线办公的比重也不会提高很多。  疫情使零售行业数字化进程阻碍,但同时教育市场  爱人分析:在疫情影响下,否不会促成更好的零售品牌为了提高产业链各方面能力而减少数字化投放?  孙一晖:现在还很差辨别,总体上有正反两面因素。一方面大家看见数字化更加最重要,对数字化的推崇程度和未来建设可能会增大,但是因为业绩受到疫情影响,大部分品牌客户因为收益减少,本身经营不会经常出现问题。以前有钱人但是不是尤其推崇,现在总体收益变低的情况下,要增大信息化投放实质上左右为难。这是一个对立。  客户哪怕再行想要建设数字化,也不存在很多物理上的问题。像我们从疫情开始到现在,客户的市场需求很充沛,特别是在移动末端、会员端的市场需求。但是除非是需要几乎SaaS化在线交付给的产品,不然是很难做到的。因为不了去培训,不了去现场加装或实行。  所以我指出比如半年以后整个营业情况完全恢复以后,行业是一个更佳的机会,因为大家不会更佳地去推崇和投放数字化建设。  爱人分析:在疫情下维持强劲竞争优势的零售企业不具备怎样的特质?  孙一晖:从我们客户的情况来看,消费者认同度较为低的品牌不会有优势。有些品牌有可能甚至都没做线上,甚至只有顾客的电话号码,但是他们一旦开始做到,就能十分好地把线上消费者的相连辟一起,而不在于之前信息化做到得怎么样。  有些品牌之前在会员系统建设上面投放很多,但是疫情一来,消费者的黏性过于,所以业绩的完全恢复程度显著敢。  荐个例子,比如我们有个高端的女装客户,以前大家感觉这个品牌很杨家,体量也过于大(一年大约5-10亿的营业额),线上也没很好的积极开展,所以预期不受影响不会十分大。他们一开始显然受到的影响相当大,整个业绩一回合。而且他们的会员建设主要是靠线下导购服务居多,而不是靠系统。  但是他们一旦开始做到数字化转型,在目前的情况下,开始做到微商,业绩完全恢复得尤其慢,差不多一天能有100~300万的营业额,在当前的情况下是较为杰出的。  分析来看,能无法完全恢复不在于之前服务顾客的的系统建设或是门店的数量,而在于消费者现实的黏性。只要有较为好的粘性,那么因应一些信息化工具,就需要较为好地完全恢复,当然不有可能完全恢复到与原本一样,但最少需要真是比别人更长。  爱人分析:在疫情期间,鞋服等品类更加多依赖的线上渠道的销售履单流程是怎样的?  孙一晖:这个流程就与以前的微信微商差不多。导购不会通过自己的朋友圈和微信群共享商品。导购现在没有做生意,每天就不会对消费者点对点引荐商品。有的消费者期望需要必要送货上门,就主要利用传统的租车物流来展开送货上门,要么通过门店必要叫租车,要么由公司仓库必要放租车。  从消费者的角度,大家对租车抵达时间的容忍度也不会比以前低很多。以前是今天卖,明天就要接到。现在等候的时间会长一些,大家也都能解读。  爱人分析:从C末端消费者的市场需求来讲,您辨别疫情过后消费市场需求不会步入大幅度声浪吗?  孙一晖:我不指出一定会不存在报复性的声浪。特别是在是鞋服零售,它的众多特点就是季节性。尤其是女装,第一年买了衣服,第2年还是要卖新款的,第一季早已过去了。而且消费者会因为疫情过去所以要多卖一些夏装或秋装、冬装。有可能某些类似品类,比如口罩等个人防护用品不会从以前的小众产品变为主流消费品了,但日用消费品我实在会有尤其大的报复性快速增长。需要返回跟以前差不多的局面早已是较为悲观了。  爱人分析:从2020年整年来看,现在否能看见疫情过后零售行业的一些其他行业趋势?  孙一晖:疫情之后,很多商品还是不会回归线下,还是必须线下体验式购物居多,所以我们目前所做到的希望是期望需要协助我们的客户在当前这个阶段增加损失,在日后需要很快完全恢复原先做生意规模。  对于其他方面的趋势,现在还不是尤其确切。就像2003年SARS疫情过后,出来了淘宝。但是没SARS的话,淘宝也一样不会出来,也就是说和疫情没必定的因果关联。所以其他趋势还必须之后仔细观察。  爱人分析:您对零售企业的业务完全恢复或解决问题方面有哪些建议?  孙一晖:疫情一定会过去的,坚信到最后需要调整好存活下来的企业,未来的空间不会更大。我实在最重要的就是确实要把数字化转型托上战略议程,确实思维如何把公司各方面资产、流程、做生意都变为数字化运营。以前顾客只是活生生的一个人,现在活生生的人都在家里,认识将近了,也会到店里了。如果零售企业的顾客资产和商品资产的数字化程度低,在疫情下受到的冲击就不会小很多。因为顾客都是以数字的方式不存在的,依然可以必要跟顾客接入。  这次遇到了疫情,未来不确认因素不会层出不穷。在数字世界需要有更佳的存活方式的话,是应付未来变化最重要的基础。以前总体上零售企业的一把手,大家口头上都很推崇,但要把这件事当作未来建设重点去抓。  我实在在疫情过后在数字化转型不会有更大的提高。当然也要看整个行业的发展,像我们这样的供应商能否在较为较短的时间里获取好的数字化服务和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