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11-20246775

于洪贤:守护“地球之肾”

为了充分发挥先进典型的样板引导起到,用身边的典型激励师生慈悲报国、敬业奉献给,学校启动了《自学黄大年,找寻东林赤子》活动。经过找寻,我校有很多教师像朱大年一样心有大我、慈悲报国,把振兴中华作为吾辈毕生之责;有很多教师像朱大年一样教书育人、敢为人先,率领科研团队辛勤奉献给,坚强研制成功;有很多教师像朱大年一样泊深名利、心怀奉献给,不计得失、坦坦荡荡……现学校全媒体相继刊登“东林赤子”的典型事迹,期望东林师生可以把黄大年未完的事业发展好,在东林建设更好的朱大年团队。 于洪贤:城主“地球之肾”“黄大年同志秉承科技报国理想,把为祖国强国、民族大力发展、人民快乐贡献力量作为毕生执着,为我国教育科研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2017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对黄大年同志先进事迹做出的最重要命令,不仅反映了党中央对广大知识分子的推崇与关怀,更加反映了国家对于科技工作者的期望与重托。野生动物资源学院教授于洪贤正是像朱大年一样,把祖国强国、民族大力发展、人民快乐当成毕生执着,为城主“地球之肾”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于洪贤:守护“地球之肾”

她撰写了我国第一本《湿地概论》教材,创立了全国第一个湿地科学本科专业,为祖国培育了一大批湿地维护方面的专门人才。她是黑龙江省水产服务的专家,为养殖户的发展获取了众多技术承托,培训了一大批技术能手。马建章院士曾给她起了个谓之人浮想的绰号——于富婆,可是一驳回她,很多学生答道她过于“凶狠”。对于这个称谓,这位身材可爱的女子说道:“不‘凶狠’,咋能射穿野外科研的诸多考验,咋能顶着这么多科研任务?”如果湿地消失,人类还能不存在吗?于洪贤1986年从沈阳水产学院毕业回到我校,最初她把研究的目光瞄准在了渔业上,这是她自身的专业所长。当时她追随马建章院士主修休闲娱乐渔业,并撰写了国内第一本《休闲娱乐渔业》,这种渔业把旅游观光﹑水族观看等休闲活动与现代渔业方式有机融合一起,不仅可以提升渔民收益,还可以构建第一产业与第三产业的融合。不顾一切于洪贤在渔业研究上阔步前进的时候,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再次发生的几件事却让她将研究方向改向了湿地维护。当时黑龙江境内河流水体污染超过了历史最相当严重的程度,在遥测图像上甚至能明晰看见,作为我国与俄罗斯界河乌苏里江,分为了混浊和混浊两部分,附近俄罗斯的一侧显著更加混浊。而1998年再次发生了嫩江、松花江150年来最相当严重的全流域特大洪水,哈尔滨面对着陷于汪洋的危机,在危情时刻,肇源一带的大面积湿地充分发挥了调蓄洪水、减少洪峰的根本性起到,最后使哈尔滨免遭遭到洪峰的正面冲击,确保了几百万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性。“在老人口中,湿地是藏污纳垢的烂泥潭,污水、剩饭、垃圾,都往那里灌入,这样的作法,从侧面体现出有湿地在水解污染、调节气候、修养水源方面充分发挥着巨大作用。”于洪贤讲解说道,按照广义定义,湿地覆盖面积地球表面仅有6%,却为地球上20%的未知物种获取了生存环境,具备不能替代的生态功能。“地球之肾”这个称号十分熟悉。作为水生生物研究者,于洪贤开始担忧——如果湿地几乎消失,我们人类还能不存在吗?从那时起,她把自己的研究和教学重点都改向了湿地的研究与维护。在上世纪,湿地的维护未引发学界的广泛推崇,于洪贤沦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在她的推展下,全国第一个湿地科学本科专业(方向)、省内第一个水生生物博士点学科在东林正式成立;我国第一本《湿地概论》教材成功出版发行。唯二的全国湿地专业委员会女专家湿地科学必须长年展开野外作业,作为体力上天生弱势的女性,需要在这个领域坚决下来的寥寥无几。近几年国家林业局湿地维护中心先后向全国52位湿地专业委员会专家派发毕业证书,其中只有2位女性,而于洪贤就是其中之一。体重155CM的于洪贤,早于在大学时期就与男同学一样,学会了穿著复合水衩下海摸鱼,在暗流涌动中维持身体均衡,承受海水的寒凉;学会了在海里游泳,通过倒数蛙泳100米的游泳必修课考试,还向别人传授经验说道“在海里游泳比在淡水里游泳要精彩很多,海水浮力大呀。”;学会了临死前捉各种相貌古怪的水生生物,那些让女生惊慌尖叫声的捕捉过程,她没什么违背就已完成了,不但顺利完成,而且动作纯熟利落。在长年野外实地考察当中,于洪贤遇上险情次数之多,连她自己都数不过来,而2003年在多布库尔自然保护区的经历,让她至今感人。当时团队十几个人,她是唯一的女性成员,在长达半个月的实地考察活动当中,她两次救起。第一次是抄近路穿过沼泽地,大家踩着塔头行进,塔头苔草沼泽是三江平原典型的湿地类型之一,东北又称“塔头甸子”,男同志的步子大,可以一步迈到下一个塔头,可是对于身材可爱的于洪贤来说,就必需拼死抬起才能碰到下一个塔头上,塔头湿滑,她一踩空,必要滑进了沼泽里,她情急之下用胳膊卡在两个塔头之间,沼泽瞬间没有到胸口,男同事赶过来一前一后急忙将她纳了上来。把手了几把湿透的衣服,于洪贤又和大家一起上路了,就样子险情未曾再次发生过。还有一次,十几个人乘坐两只小船过河,当时水位十分低,一棵树被冲倒了,树梢推开在船的前面,会水的船工马上逃跑树梢爬到到树上了,无人掌控的船必要逃着树下冲出,大家争相跳船受困,于洪贤躺在船中间马上跳船,不能趴到船舱里,逃过拦腰而来的树干和树枝,随着船浮龙骨,再行游泳靠岸,上岸后却找到4个学生看到了,于洪贤顾不上浑身湿冷,沿着岸边搜索失联的学生,直到4个学生逐一寻找,这一次她很久不禁了,抱着学生们瓦解痛哭。“能不大哭嘛,我自己没什么,我无法把学生交代在沼泽里呀!”于洪贤说道,到现在想要一起还后怕,这也是她唯一的一次因为野外救起而流眼泪。湿地研究的“第一个”“第一本”说道一起精彩,构建这些“第一”代价了什么样的希望毕竟外人所看到的。但是于洪贤认准,维护好湿地,不仅需要建构经济效益,更加能建构生态效益,为了湿地维护,代价再继续也数值。学生眼中“凶狠”的于老师现在,在野生动物资源学院有很多两栖动物的标本是于洪贤临死前抓捕制取的。尽管早已被做成标本,但很多讨厌的学生却仍然被它们“古怪”的外表吓到,连摸一下都不肯。所以,到学生毕业时,常常有学生半打趣地对于洪贤说道:“老师你过于‘凶狠’了。”而于洪贤的“凶狠”不仅反映在野外工作上,对自己和学生严苛也是“凶狠”的一个方面。于洪贤在工作日基本不吃午饭,因为工作时间事情繁复,很难静下心来测验论文、整理研究思路,午休时间就出了她思维最活跃、工作效率最低的时段。她整天一起的时候,有时甚至要每天早晨六点到办公室,仍然到深夜才回家。对自己严苛的于老师,对学生某种程度十分严苛。任性、心细、能吃苦,是她对学生的硬性拒绝,也是湿地研究者的不可或缺素质。

于洪贤:守护“地球之肾”

就在前几天,她找到有一位女研究生的母亲在老大孩子做到实验,家长说明说道孩子在实地考察进修的时候被泥鳅鱼吓着了,连着两天睡觉很差慧。于洪贤当着家长没有说什么,过后把学生叫到办公室,很是语重心长地闲谈了一通:如果一条泥鳅鱼都能吓到人,那以后的野外活动还怎么参予?却是很多水生生物长得凶恶可怕,甚至还有一些具有毒性。既然中选了这一行,就必需解决不安,无法把自己当一个害怕风怕雨的瓷娃娃。然而于洪贤对学生的开朗,也是出了名的。近几年,大庆龙凤湿地历经管理依然正处于生态流失状态,夏季的湿地臭味扑鼻,蚊虫杜绝,于洪贤找到这个情况,就仍然的组织学生去龙凤湿地实地考察进修。“孩子穿迷彩服,隔着衣服嘴巴了二十多个包在,野外的情况很简单,必需能吃苦,这本来应当没什么,但是有臭味啊,我感叹害怕把孩子熏坏了。”严师慈母集于一身,于洪贤获得了学生们心里敬爱。“上个月我去外地实地考察,一个学生当夜驾车来闻我,跑完了一百多公里。我的生日是4月份,有可能是一届一届所述的,学生们都告诉,每到我生日这天,不会接到很多外地租车来的鲜花,很多微信祝福。

于洪贤:守护“地球之肾”

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我的学生给了我过于多打动。”这些暖心事儿,于洪贤桩桩件件都忘记很确切,也用更大的爱意报酬这份寒冷。一个学生毕业后返回湖南家乡创业,专门从事蛙类养殖,每到蛙类繁殖、产卵这些最重要阶段,无以给于老师放微信求教,“只不过以他自己的能力几乎需要掌控,就是倚赖习惯了,总把老师当作大后方,当作司令部。”于洪贤也明白,学生会做到一辈子的学生,老师也不有可能引领学生一辈子,但她就是不禁像一位母亲那样为孩子操心,不管他们否早已踏上社会,否早已张开了荫庇一方的翅膀。救助者眼中心直口快的专家作为水产生物学的专家级人物,于洪贤将一部分精力投放到社会服务工作上。早于在千禧年伊始,伊春著手将林蛙养殖作为发展林下经济的重要途径,于洪贤聘为为专家,定期去当地对有意向养殖林蛙的人展开培训,完全是手把手的辅导,经培训和考试获得养殖许可证才能确实沦为林蛙养殖户。经过五六年的希望,于洪贤培训了一大批养殖能手,其中一些林蛙养殖大户,年净收入可约六七十万元。近几年市场对林蛙的市场需求度依然居高不下,一斤林蛙油可卖到七八千元钱,一只雌性三龄林蛙可以买三十元,价高如此却一直是市场匮乏产品,然而林蛙对养殖条件的拒绝十分苛刻,必须林地和湿地环境,要上山下山,对林地的郁闭度、树龄、乔木层、灌木层、草本植物层等都有严格要求,还必需要有15公分腐殖质。为了降低成本,构建效益最大化,有人将主意碰到了林蛙圈养上面。于洪贤遇上过多起有关林蛙圈养的求救,每次她都很中肯地告诉他求助者,林蛙圈养是无法攻下的难题,现在技术不成熟期,科研层面都无法解决问题的问题,养殖户就不要去尝试,早已对圈养展开资金投入的,就要考虑到立刻止损。4年前,一位企业家在佳木斯市修建渔场,计划投资400万,邀于洪贤想到鱼苗产卵场地的配备否合理。于洪贤经过实地考察,连客套话都没,必要告诉他这位企业主说道“不要对鱼苗产卵展开投资,否则不能就越投越赔钱,400万打水漂还有敲呢,你之后投下去,连响都听不见”。对方急忙告知理由,于洪贤分花拂柳一般分析了渔业养殖的现实问题。黑龙江鱼类孵化期在6月份,而江浙一带的鱼类孵化期是4月份,6月份的南方鱼苗早已宽到几公分宽,有了充足的抗病抗寒能力,而本地鱼苗才刚产卵,越冬的成活率谁更高,谁长得更佳?此外还要计算出来产卵设备、技术、控温,能量消耗,以及人力投放,一尾鱼苗的成本要相比之下低于南方鱼苗的成本。企业主对她的分析心服口服,急忙调整了渔场的功能结构。心直口快沦为于洪贤的标签,这样切中要害的语言,给与求助者来自科学知识的力量,他们获得了最必要的答案或解决问题方法,而不是模棱两可的客套说词。实质上这些求救问题大部分很直白,需要从网络或书籍资料上寻找答案,但她对看起来没技术含量的求救总有一天来者不拒,决不让来人空手而归:“一些养殖户自身文化水平受限,去找专家就出了最必要的途径,这比他们胡乱去做到要好得多,有去找专家的意识,早已是相当大变革,我无法让他们连唯一的机会都丧失。”由于于洪贤科研项目推展效益明显,她分别于2002年和2008年取得黑龙江省省长特别奖、两次取得黑龙江省科技进步二等奖等多项奖励,先后公开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出版发行学术著作10余部。两次取得省长特别奖的奖金总计约28万元,当时马建章院士向于洪贤传达祝贺,还因此给她起了个绰号——于富婆,传达对她的期待和希望。“现在的湿地早已沦为一个产业,湿地产业意味著是朝阳中的朝阳。”为了这份朝阳事业,于洪贤总是在辛苦,为学生操心、为求助者答疑解惑,而最近她的精力又分出来一部分,环绕着省内湿地的维护与修复做到本底调查。于洪贤长期保持着一个习惯,经常去找松花江上的渔民聊天,通过最近的探访,她获知渔民有时一天能捕鱼2000斤鱼类或其他水产,这是10年前几乎无法想象的,令其她欢欣鼓舞“这意味著,我们的湿地保护措施能干,意味著我们再一开始学会与环境人与自然相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