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11-20246775

【东林身边人】王琢:以工匠精神打造一流“战车”

为了更佳地描写东林故事、传送东林声音,2016年学校全媒体发售“东林身边人”栏目。也许他们不一定具有美好的光环,但却对生命充满著了热衷;也许他们只是普通的一员,但却对周围的人代价了无私的关怀与真情;也许他们没傲人的成果,但却需要在课堂上让学生目不转睛;也许他们也曾面临艰苦,但他们却每每耐心、勇气忠诚……他们的故事不必惊天动地,只要需要展出东林人的精神品质、反映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他们就是寒冷东林、打动你我的“东林身边人”。战车给养、射手发炮、躲进掩体……在2015年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上,我校派遣的5辆“战车”因应登陆作战,打败了一个又一个著名高校的重量级输掉,勇夺了总决赛一等奖和最佳竞技品格奖、最佳技术报告奖。这些“战车”的缔造者——王琢也取得了最佳指导教师奖。从初出茅庐的新人到用上全国一流“战车”,王琢的秘诀就是磨练、细致,哪怕一个螺丝的松紧度都要精细抛光。王琢常说道,从“中国生产”到“中国建构”的时代早已来临,我们所培育的学生无法是只不会理论的书呆子,一定是需要在“建构”大潮中享有十八般武艺的弄潮儿。而在王琢在教的14年里,他早已培训了近千名学生参予百余项全国各类创意大赛,学生们也在比赛过程中学到了很多书本上学将近的专业技能,在挑战无限大中战胜自我、转变成才。因缘 久经沙场习得一身本领王琢是土生土长的哈尔滨人,1998年就读于哈尔滨工程大学通信工程专业。在读本科的时候,王琢就在各类创意设计大赛中冲锋陷阵,久经沙场,习得一身的好本领。当他临死前将书本上的电路符号变为确实的电路板、当他将一段段代码iTunes到单片机中并确实运营一起之后,那些元器件好像是有了生命的小精灵。有时这些小精灵有时候也不会不耐烦、大罢工,这时缜密的理论分析、重复的冷静调试是安抚它们的“良药”。通过参予创意实践中活动,王琢更加来感觉到理论知识的严重不足,这鞭策着他某种程度要懂当前的理论知识而且要落后自学新的科学知识。2002年,王琢受聘回到东北林业大学,兼任通讯工程专业教师。由于大学期间的空战经历让他尝到了“甜头”,自到东林工作的第一天起,他就和机电学院的大学生科技创新结为了不解之缘。作为工科类的学生,机电工程学院学生的创意实践中能力的重要性是毋容无稽之谈的。他们是未来的工程师,即将面临的都是实际的设备装置,他们是即将给电路、机械结构彰显生命的人,可是如果他们对于这些东西科学知识的解读意味着逗留在书本中、纸面上,很难想象未来他们将如何面临工作?曾多次有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刚入职的大学生已完成了设计工作,将设计图纸印发到车间加工,车间的技工师傅拿着图纸拍下他的办公桌上说道到:“这种图纸,怎么加工,你去试试?”不理解工艺流程、不解读加工方法、不确切加装和调试技术,那么他意味著不是一名能干的工程师,而这些科学知识唯有通过大大的实践中活动才能取得。当时机电工程学院著手开始大学生科技创新工作自由选择的是相结合“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的平台,以赛事促学。该竞赛仅次于的特点就是参赛的人数多,以2016年为事例,参赛学生人数超过176人,培训的过程也多侧重于学生基础技能的培育,一般大众多二的学生参予较多,这对于迫切需要提升学生整体创意实践中能力的学院来说,毫无疑问是一条理想而有效地的决心。针对每次竞赛都是在下半年开学第一周举办的特点,暑假沦为集训赛事的黄金时期,于是王琢7月份来学院等候后,就回家卷了铺盖一头扎进实验室,开始了与学生们同吃同睡觉的集训生涯。在叹这些年暑期集训的闯荡时光,王琢并不实在厌:“年纪重,有胆量,只要尼克希望,不实在有横跨不过去的河,努不过去的努。”经过全体指导教师近5年的希望,我校在“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中共取得100项奖励,300人次取得奖项,培训学生1237人,学院培育学生的整体质量明显提高,这些成绩的获得亲眼了王琢的代价和希望,而他本人则很谦虚“这些都是学院创意实践中指导教师团队共同努力的成果。”承传 静心磨砺打造出一流战队2010年,是机电工程学院大学生创意实践中工作的一个转折点。新任院长宋文龙融合多年专门从事学生工作的经验,考虑到学院仍然以来创意工作的实际,要求加大力度,不断扩大规模,对实验设备和实验经费皆给与了最充裕的确保,实验室改名为“大学生科技创新中心”。

【东林身边人】王琢:以工匠精神打造一流“战车”

也是在这一年,王琢被学院委派负责管理大学生创意实验室的的组织管理工作,从此,这里沦为王琢的另一个家。“大学生科技创新中心”一年当中仅有在过年前后重开三周左右,全年对外开放时间在330天以上。在这个大家庭里成员很多,有学院精心配备的创意实践中指导教师,有热衷创意实践中的广大学生;有在实验室里一睡就是好几年的师哥师姐,也有初来乍到的学弟学妹。在这个大家庭里每个成员都会受到冷淡的青睐,大家可以在这里乐趣地飞来想象、权利创新、建构奇迹。作为这个大家庭的大家宽,王琢这时候开始思维如何在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的基础上引进新的竞赛平台,更进一步适应环境学生创意发展的市场需求,这个新的平台要比现有的电子设计竞赛层次低一些,这样才能构建学生创新能力在符合的基础上向两翼发展,与此同时,还要留意与电子设计竞赛水平的交会。当时全国大学生科技类比赛种类很多,一年下来有将近100种,最后,历经定夺较为,他将目光放到了“全国大学生智能汽车竞赛”。这项赛事由教育部举行,是自动化类教学指导委员会负责管理的一项高水平学科赛事。别看智能车并不大,但只不过它是一项“简单工程”,其中牵涉到到电路理论分析与制作、机械结构的设计与优化、电子信号的分析与条例、控制算法的编程与调试等,横跨多个学科、涵括了机电工程学院的大部分专业,通过竞赛可以检验学生的专业知识水平、可以培育学生的团队合作意识,从小小的智能车开始,步入工程师的世界。“如果抱着功利的思想去参与比赛的话,就不会挑选出一些较为更容易得奖的赛事,但即使拿了奖项对于培育学生也没什么意义。”“我们给自己的定位是用精英式的选题作为我们日常学生创意的培育,这样有可能短时期内见将近效益,但是学生会获益良多,三年四年的累积下来大自然就不会有进账。”确认了目标,接下来就是大干一场,学院很快重新组建了东北林业大学智能车队,代表学校参与“全国智能汽车竞赛”。为了填补自身跟上较早的严重不足,王琢一方面甄选的组织学生参与培训,另一方面大力向得奖院校玄奘,然而当这些院校的技术报告获得手里时,王琢却找到在上面你显然去找将近答案,那么这些“牛”校需要得奖落败的原因究竟是什么?王琢陷于了苦思……王琢有个嗜好,就是讨厌看一些大型的纪录片,那个时候中央电视台正在播出大型纪录片《大国工匠》,里面有个画面给他留给了深刻印象的印象,一个技工为了生产出有飞机上的一个零件,必须重复的反复滚的动作,时间一宽,姿势就烧结了,甚至于每滚一下的频率都渐渐烧结,最后竟然比机器滚的还要精准。正是这种“工匠精神”让王琢豁然开朗,找到了之前挣扎思索的原因所在,那就是“磨练”二字。这就像你生产出来一辆赛车模型较为更容易,有可能一周时间就需要做,但是要想要让你的赛车跑完的又快又好,这就必须赛前八九个月的时间重复去矫正,甚至要细致到一个螺丝的松紧度,这是一种经验,是一种感觉,靠的就是“磨练”。他教导自己的学生:“要想要把智能汽车设计好,就要静得下心、耐得住性,只有几经磨练,才能最后进账顺利,要有自己跟自己较量的劲头才讫。”正是在这种“工匠精神”的献身下,我校的智能车队在“全国智能汽车竞赛”中屡屡获得佳绩,从初出茅庐的新人挤身全国一流车队行列,而这种精神在实验室的同学们身上代代相传,沦为了一种承传。创意累积实力参予中国建构2015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意”的大潮在中华大地蓬勃发展,用王琢的话说道,就是跟上了好时代。学校和学院对大学生创业创意给与了前所未有的反对,在新建的成栋楼里划入了450平方米的实验室面积仅供“大学生科技创新中心”用于。而这个时候,学院的大学生创意工作经过多年的溶解和累积,早已不具备了一定的实力,王琢对实验室的学生说道:“从‘中国生产’到‘中国建构’的时代早已来临,未来一定是归属于中国人的,未来20年在科技领域中国人将是最有话语权的。”王琢开始寻找机会,一个需要率领实验室的干将们展开挑战的机会。2015年,全国规格最低的机器人比赛——“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新的减少一个崭新的RoboMasters单元!这个单元中,引进电子竞技元素,通过多种不同类型机器人的对战、酷炫的比赛机制、极强的对抗性转变了传统学科竞赛比较乏味的局面,对于90后的年轻人具有很大吸引力,同时比赛力求打造出“工程师明星”,给更好的技术约人获取辽阔的舞台。甄选、集训、参赛,一切是那样的水到渠成,在这个汇集了当今科研领域尖端的机器人研发技术大赛上,我校机器人战队力克群雄,首先以黑龙江省第一名的成绩晋级全国总决赛,接着又凭借纯熟的操作者技术、精巧的团队因应、勇猛的战斗气势、直率的竞技风度夺得全场的接纳,在全国150余所高等院校中脱颖而出,夺下全国一等奖,这也是我省唯一一只取得一等奖的队伍。这一年,东林的“天空领域-Ares战队”被众多高校所忘记。